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姐妹【科幻故事吧】_百度贴吧

  午后的天空黑压压的,它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我因为刚与姐姐吵过架而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我并没有注意到因为快要下雨街上早已没有什么行人了!整个人被一种恶毒的思想所包围着,‘为什么,为什么这种傲慢、霸道、不讲理的女人会是我姐姐,要是没有她那该多好。’正在我沉浸在这种恶毒的思想时,一只无情的手从我的背后抓住了我,他捂住我的嘴,将我拉进了一个无人的死胡同。

  ‘还有一个人?他们想干什么?’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们想要……’我开始疯狂的挣扎,我决不会让他们动我一根毫毛,就是死也不。

  ‘好疼,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我的头部流出……’这是我最后的感觉。当我在醒来时,我正站在殡仪馆的一个角落中,“有人死了?”我看到姐姐正静静的站着,两只眼睛死盯着前面的棺材,眼神中有一种我无法形容的感觉,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她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眼神。而我的父母正哭的死去活来。

  “怎么了,谁死了?”我走到姐姐身边问。可是姐姐并没理睬我,只是在听到‘与遗体告别’这句话后缓缓的朝棺材走去。“喂,过份,只不过斗斗嘴,用不着不理我吧。”我跟在她后面愤愤不平着,无意间看了一眼棺材中的人。“她是……等等,她是我!我死了?”我回忆起自己死前的点点滴滴,脑后传来一阵疼痛,鲜血从后脑子流了出来,‘是谁?是谁杀了我?’

  “吕倩小姐,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这都怪上海的交通问题!”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个声音在那听过。’我脑中闪过死前听到一句话[好了,别理这么多了,为完事就快些走。]我敏感的看着那个人“他是……”

  “今天是我妹妹入土为安的日子,我不想听到这些无聊的话。”姐姐冷冷的说着,戴上墨镜。

  “难道他说的要办的事,是杀死我!姐姐,你就这么想我死。”我的第一反映告诉我,一切都是她安排的。一种黑色的气体从我的胸口冒出。只是短短的一顺间我就被黑色的气体给完全包围了。殡仪馆的灯开始突明突暗,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她死。殡仪馆中来为我吊丧的人开始乱成一团。

  “艾艾,是你吗?快出来让妈妈看看你。”母亲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她老人家的声音因为刚哭过而沙哑。

  “我?引渡者!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牛头马面咯!”男子风趣的说,“好,知道我是谁,可以和我走了吧。”

  男人看了我一眼,从身后拿出一支笛子,吹了起来,这个音乐让我冷静下来,他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脑子,[在这首《安魂曲》结束后,你还想报仇的话。我只能将你送如十八层地狱。]

  为了报仇我一直跟在我姐姐的身后,寻找着报仇机会。是的,虽然她是最让我恨的人,但我知道我们两个人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我要利用这种相似先杀死那两个男人,最后是她。

  第一个男人是我姐姐的司机叫董成。在我身体入土后的第二天我找到了报仇的机会。

  那天姐姐和过去一样加班到了零晨,这个时间正好是我阴气最重的时候,作为姐姐的司机当然他的工作就是二十四小时的跟在自己老板的身边。

  我和姐姐一起走上了电梯。我冷笑的看着这个与我一起生存了二十几年的人,一个杀人凶手。我胸口的黑色气体慢慢的在这个几平方的小空间中阔散着。我看到姐姐在我所释放的气体中昏倒,我走到她的面前附在了她的身上。

  我从反光镜中冷笑的看着这个男人,冷冷道,“这两个地方我都不想去。根据我说的方向你来开车。”

  不一会儿车子在死胡同中停下了,我从车上走下来。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安,他开始全身微微的发抖。“吕……倩小姐,这儿好象不是很安全,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不安全?为什么?是因为你们在这里杀了我吗?”我回过头,微笑的看着他,不过我确定他已经被吓坏了。因为他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在看到这种恐惧后我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开心。“哈哈哈……”我疯狂的笑着。头是开始流下鲜血,我相信他一定记得我现在的样子。

  “不要、不要。我没有杀你,杀你的人是戈飞。不是我。放了我吧!”他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他的话开始显得有一些颠三倒四的。而在杀他之前我尽量的享受着他死前的恐惧。这让我感到无比的快乐。他看到我只是站着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开始大胆的往回跑。可惜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我胸前的黑气如一条线索一般的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脖子。我一点点的加大力气,因为他在死前越是痛苦我就越是开心。最后他终于在也无法挣扎了。我走过去从他的身上取下他的手机在手机中寻找着他死前所说的那个人——戈飞。

  我刚打算拨通电话,却听见姐姐的手机先唱起了歌。我学着姐姐的语气接通了电话。电话中传来了另一个让我熟悉的声音,一种沙哑的让我恶心的声音。因为厌恶我挂断了这个电话。原来的怨恨在这一顺间变成了愤怒与憎恨。因为我更加的确定姐姐与这个男人也有着一种联系。

  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如前些天一样飘浮在姐姐的身边,等待着机会。并观查着这个叫戈飞的男人。

  戈飞是我在死后与董成一起招聘入用的,与董成不同戈飞显得十分的能干与冷静,说实话如果不是死在他的手下,我决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会杀人。姐姐似乎也很看重他。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开始感到自己轻飘飘的身体有了一种奇怪的重量,我明白《安魂曲》可能就要结束了,而我还什么也没有作。于是我决定无论如何今天的晚上就要让他们死。

  夜已深,姐姐正与戈飞仍在公司中为了下半年的计划而忙着。我浮在空中看着他们在死前的最后几分钟。随着子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我开始了我的行动。灯突然间熄灭,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样做,至少过去在看鬼片时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气氛营造。没想到,到了自己既然也会用这一招。如上次一般我上了姐姐的身体。

  “是的,我没事。”在幽幽的打火机的光中我醒来,窗外传来的一阵雷声。我感到戈飞扶我的手突然间一颤,“怎么了,你好象很害怕?”我站起来看着这个一向冷静的男人。“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想想起或已经忘记的事情。”

  在听到我的话后戈飞整个人呆住了,“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声音有一些变调。

  我冷笑着走进他,“是的,就是我。”我用双手伸向他的脖子,突然一道金光从他的脖子中闪过,“啊---!”我一下子被抛出了姐姐的体外。‘什么?他有戴护身符?为什么这么多天我都没有发现。’身体传来火辣辣的疼,这是我死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无力的躺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戈飞在看到这一幕发狂的大笑指着姐姐的身体道:“你成了鬼又怎么样还不是杀不死我。”他小心靠近姐姐似乎担心我随时会站起来杀死。其实这根本是多余的,因为我根本不在姐姐的身体里,就算在我也杀不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戈飞像发狂了一般的大叫,“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记者我的妹妹会自杀吗?”他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朝姐姐丢去,“她还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她根本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

  ‘自杀!’一个女孩的样子在我的脑中闪过。我挣扎着站起来飞到姐姐身边我想看清照片上的人,当然也是为了正识一件事。‘是她,果然是她。在前不久我所负责的传栏中的女主角。我清楚的记得那期的传栏的名称<堕落的少女>这个女孩为了钱而从事卖淫,在我报导了此事后既然会自杀,说真话我真的不相信这是事实。’我冷笑着突然觉得自己是死有余辜的,虽然选择死亡是她自己的事,但我总觉得是我间接的害死了这个女孩。

  “那又怎样,这样就要拿我妹妹的命来换吗?”姐姐的声音打破了前一顺间的宁静,“她是记者,她的任务就是把事实写给大家看。你可以说她冲动,任性、不懂事,但我不认为她这次作错了。你的妹妹自身就不应该付此责任吗?”

  我听见姐姐的声音在颤抖,她在哭。我一向坚强、冷静的姐姐在哭。我想起在殡仪馆时姐姐的眼神,那眼神是一种悲伤、一种悔恨。

  “你……你是吕……倩?”戈飞看着姐姐,“刚才那个眼神和声音明明是……是那个记者的。这……这是怎么回事?应该是那个记者才对。”戈飞像受到很大的打击一样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你一定很想知道原因吧。我来告诉你,你杀死我妹妹的那天正好在下雨,老天帮了你一极大的忙,它几乎洗去了所有的线索。但是做贼就一定会心虚,你在冷静也一样过不了心里这一关,所以我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现场等你们出现就行了。”姐姐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戈飞。

  “那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我和董成杀了你妹妹。你是估意把我们招进公司的。”戈飞难以自信的看着姐姐。

  “是的,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把你们请进来我又怎么可以得到你杀人的证据呢?”

  这种眼神让我不由的混身颤抖。我感到很害怕,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种杀机,他想杀死姐姐。

  “不论你信或是不信,我没有杀董成。”姐姐看了看手表道,“戈飞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劝你还是自手吧。”

  “哈、哈、哈……吕倩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我已经杀了一个人了我还会在乎在杀一个人吗?别忘了你妹妹的死可以我瞒天过海,你也一样可以。”戈飞一步步的朝姐姐逼近。眼中透出一种阴冷。

  ‘怎么办我必须救姐姐,可是我根本无法靠近这个男人半步。’眼前的戈飞已经完全疯狂了,满脑子只有杀人的念头,他将双手掐在了姐姐的脖子上,慢慢的缩紧。我看到姐姐坚难呼吸着。

  戈飞的口中一直这样说着,可以确定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疯了。姐姐现在就更加的危险。‘我想救姐姐、我想救姐姐!’我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一种不同于以往的黑色气体从我的胸口凝聚。我感觉到原本被护身符打散的力量正一点点的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而现在的我根本无法进入姐姐的身体,但我需要一个实体。

  “吕……艾……”姐姐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她对着倒映着自己影子的玻璃窗呼唤着我的名字。

  “哈、哈、哈……你别想在骗我,那个记者早就已经死了,她是不会在出现的。”

  “是……吗。”我尽可能的混合着外面的闷雷说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足够恐怖感。

  这一招果然有用,我看见戈飞全身一颤,手在那一顺间松了一下,姐姐乘机推开戈飞,护身符也在这一刻从他的脖子上掉了下来。

  这是一个决好的机会,我胸口黑色的气体立刻凝聚成了一双手的形状,想要伸过去抓住戈飞。耳边确传来了姐姐的声音,“吕艾,我知道是你杀了董成。姐姐求你放手吧!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姐姐会让戈飞得到他应得的惩罚。姐姐不希望看到你继续错下去。”

  在听到姐姐的话后,我迟疑了片刻。我的影子在玻璃中消失,我决定和引渡者离开。也许她说的对。

  从地下忽然出现了无数的铁链,它们如有生命一般向我飞来,紧紧的缠住我。将我急速的往下拉。我没有挣扎。这是我选择的路,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可是当我从姐姐的窗口路过时,我却看见戈飞想要杀死姐姐的一幕,他还没有反醒。“我要救姐姐,混开。”我用力的拉着自己身上的铁链。可惜越挣扎铁链越拉着越紧。“喂,引渡者,我做了错事我已经得到了我应有的惩罚。那他呢?难道世界是所有的法律,所有的规则都只是对安份守己的人吗?”

  引渡者没有回答我。只是拿起手中的笛子。“我没有办法。如果你有办法的话你就去做吧。”说完缠在我身上的铁链既然松了许多。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早已凝聚成双手的黑色气体伸向背对着我的戈飞:“和我一起下地狱吧!”我的身体急速向下府冲,和这个男人一起深深陷入了地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kehuandeshuiqiangushi/171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