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以新語言和新思維喚醒民間故事

  文藝創作和文藝作品傳播貴在貫通﹑融通。每一部優秀文藝作品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封閉自足的﹐都要與時代發生深層次的關聯﹐與其他的社會思潮進行有效的對接與碰撞。歷史的﹑傳統的﹐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可以成為現代的﹑時尚的。文學的﹑藝術的﹐經過新角度﹑新思維的打量與闡釋﹐終歸是社會的﹑時代的。這組文章﹐將文藝作品置於更為宏闊的視野進行觀察與審視﹐以求獲得新思路﹐促進當代文藝創作朝著深度和廣度邁進。

  近年來﹐講好中國故事成為一個熱門話題。中國故事的來源與路徑多種多樣﹐從民間故事中尋找資源是一個有效方式。古老的神話傳說﹑民間童話﹐還有節日故事﹑民俗故事﹑成語故事等﹐都蘊含著豐富的中華文脈氣象﹐是能夠彰顯中華傳統文化魅力的中國故事。

  但對這樣的中國故事﹐過去大多停留在收集和整理的層面上﹐缺少有效的改編﹑重述﹑傳播與推廣。新中國成立以來﹐民間文學的搜集整理祗是民間文學研究者一個學術行為﹐搜集整理好了之後﹐專家學者們習慣將之編輯成一卷一卷的故事“大系”和“集成”收藏起來﹐很少有人去改編﹐使之大眾化﹐回到今天的讀者中間。如果對民間文學中的“好故事”加以改編﹐變成適合兒童閱讀和家庭教育的故事﹐讓中國故事滋養童心﹑影響童年﹑引領成長﹐就更有價值了。

  民間故事﹑民間童話﹑神話傳說是人類的童年敘事﹐也是文學藝術的原始敘事。美國敘事學家伯格就說過﹐作為原始敘事的童話的各種因素在經過派生和發揮之後﹐可以引發出大多數其他通俗文化樣式。他曾以一篇歐洲的民間王子和公主的童話故事為例﹐來分析其中的敘事元素﹐認為它就包括了不同的通俗文學樣式的萌芽﹕怪動物(恐怖小說的元素)﹑出發去尋找被綁架的公主(偵探小說的敘事元素)﹑類似于火箭飛船的魔毯(科幻元素)﹑與怪物搏鬥(動作冒險小說的元素)﹑與公主結婚(浪漫故事元素)。伯格的這種童話敘事學分析說明﹐民間童話作為人類童年敘事對後來的敘事文學有著深遠的影響。今天﹐科幻小說﹑探險故事和偵探小說等很多通俗文學樣式﹐都是有民間故事這個根的。

  除此之外﹐要充分認識民間故事改編的價值和意義。歐洲兒童文學的現代化發展進程﹐經歷了一個民間故事的改編期。德國的格林兄弟整理改編的《格林童話》(《德國兒童和家庭故事集》)﹑法國貝洛改編的《鵝媽媽故事集》﹐還有意大利卡爾維諾改編的《意大利童話》﹐就是歐洲民間故事的改編﹐也是歐洲兒童文學改編的標誌性作品。它們直接影響了家庭和孩子的成長﹐也奠定了歐洲人的童年閱讀﹐為後來的兒童文學創作﹑兒童讀物出版及語文教育奠定了廣泛的讀者基礎﹐甚至直接推動了歐洲現代學校教育與文學經典的接受和傳播。

  不過﹐民間故事的改編並不容易。需要明確的是﹐民間故事的改編和重述﹐不但是民間文學研究的一個實踐路徑﹐也是創意寫作的一個方向。改編和重述﹐不是抄寫與重復﹐而是再創造﹐用新的語言和思維﹐用現代觀念來再現民間故事的魅力﹐也使民族傳統文化得到重新的傳播與發揚。同時﹐改編要考慮最大的讀者群。過去﹐也有一些針對我國傳統的民間故事﹑民間童話的改編和重述﹐但都是按照成年人的理解與接受來改編的﹐而很少按照《格林童話》的方式來改編。格林兄弟在改編和重述中將之定位為“兒童與家庭故事”﹐這是《格林童話》得以廣泛傳播的一個重要因素。所以說﹐民間故事要真正改編成廣受歡迎的“中國好故事”﹐要盡量符合兒童的接受需求﹐使之兒童文學化﹐這樣才能進入家庭教育和語文教育的通途。

  民間故事的改編和重述﹐需要抓住精神要素﹐把傳統文化中值得傳承的元素保留下來。說白了﹐改編中國民間故事﹐就是要留存中國人的價值觀和中華美德等核心元素﹐同時需要善於運用恰當的形式。比如﹐俄國詩人普希金改編《漁夫和金魚的故事》時將民間童話改編成了童話詩﹐使之成為經典並廣為流傳。此外﹐可以把民間故事變成“繪本中國故事”﹐使之更有吸引力。值得肯定的是﹐目前有一些出版社推出了中國神話和民間故事的繪本﹐受到了少兒讀者的喜愛。這一點﹐過去的連環畫之所以受到兒童讀者喜愛﹐也是這個道理。

  當然﹐做好民間故事的改編和重述﹐改編者需要擁有民間文化和通俗文學的專業知識﹐尤其要對民間文學抱有真正的理解和熱愛。目前來看﹐有些改編作品對民間文學的理解不夠﹐改編時完全忽略了民間故事的敘事方式﹐也丟失了民間文學的文化意蘊﹐有的甚至祗是保留了故事中的人物和地點而已。同時改編者需要具有民間文學的篩選和分類能力。民間故事很多﹐每一個省市都收集有很多的故事﹐關於某一個母題都有數以百計的故事﹐甚至一個“孟姜女”的形象﹐就有幾十個不同的故事﹐足以連綴成一部長篇小說。但這些故事如何篩選﹑如何分類﹐然後再進行比較恰當的改編﹐是一門學問。民間故事大多短小精悍﹐要改編成有吸引力的故事﹐就得把故事的情節和細節進行充實﹐讓故事變得曲折動人﹐又不失去原有的敘事風格﹐不丟失人物形象的原有性格。特別是面對兒童讀者﹐不但要改編得生動有趣﹐還要考慮兒童的認知與審美﹐要有正確﹑現代的兒童觀和價值觀﹐且要有語文思維和教育立場。祗有這樣﹐短小的民間故事經過改編﹐才能重新煥發出勃勃的藝術生機﹐獲得更大的教育魅力。

  在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堅定文化自信的新時代背景下﹐民間文學﹑民俗學的價值亟待重估。民間文學﹑民俗學可以和創意寫作﹑兒童教育學科有機融合﹐把民間文學的整理和研究﹐與創造性改編﹑重述及兒童教育的需求結合起來﹐用純正的中國故事﹐滋養中國孩子的美好童年。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kehuandeminjiangushi/69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