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台湾的故事传说

  

  从前,在一座秃山北面的一个沟岔上,住着一个以打猎为生的小伙子,名叫阿里。

  有一天,阿里到北山坡上去打猎,突然,看见山下有一只吊睛猛虎,正在追赶两个采花姑娘。阿里急忙从山坡上跑下来,一下跳到老虎的背上,手起刀落,只听“咔嚓”一声,老虎的脑袋被砍落在地,顺着山坡滚了下去。两个采花姑娘得救了。

  当他刚要回北山坡上打猎时,又见从天上落下来一个手持龙头拐杖的白胡子老人,老人一边笑,一边拽着两个姑娘的胳膊往南山坡上拉。阿里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小伙,他见这两个姑娘刚脱离虎口,又遭到这坏老头的调戏,心中燃起阵阵怒火。

  他大喝一声:“住手!”便一个箭步冲到那个坏老头的面前,夺下他的龙头拐杖,狠狠地照着老头的前额打了一下。那老头痛得大叫一声,放开那两个姑娘,再看他的前额起了一个很大的疙瘩。他一甩袖子,向空中飞去,一转眼,就不见了。

  没过多久,晴天响起了雷声,那雷声由远而近,越来越响,只见那两个采花姑娘吓得浑身乱颤,她们焦急地说:“这下可糟了,这下糟了!”

  两个姑娘说:我俩本是天宫里的仙女,听说台湾岛景色怡人,就偷偷来到这里。不想,遇见了恶虎,多亏你救了我俩的性命。谁知,由于贪恋这里的美景,误了回去的时辰。

  玉帝派老寿星下来捉拿我俩回天宫治罪。我们惧怕玉帝的刑法,不愿意回天宫。正在老寿星拉我们的时候,你就跑过来把他打跑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玉帝,玉帝震怒,下令让雷神用雷火将这一带的生灵全部烧死。

  阿里听她俩这么一说,大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做好事反而给这一带的生灵带来了大灾难,于是焦急地说:“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搭救这一带的生灵吗?”

  两个仙女说:“有倒是有,不过要有一个肯于牺牲自己性命的人,跑到南面那座秃山顶上,把雷火引开,使雷火不能蔓延,才能保住这一带的生灵。阿哥你赶紧躲到安全的地方去吧,我俩这就到秃山顶上去引雷火。”

  阿里摇着头说:“不,老寿星是我打的,祸是我惹的,怎么能让你们去呢?还是让我去引雷火吧!”说罢,他就拿起那根龙头拐杖,急忙向南边的那座秃山上跑去。不大一会儿,他就登上了秃山的山项。

  他仰起头来,朝着天空高声喊道:“雷神噢!老寿星是我阿里打的,那两个仙女是我阿里放的,祸是我阿里惹的,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与他人毫无关系。你那雷火,朝我阿里身上击吧!”

  这时,雷神正好来到秃山上空。他举起雷钻和闪锤,只听“轰隆”一声响,一个沉雷,一下子把阿里的身体击个粉碎,雷火在秃山项上燃烧起来。雷神见火着起来了,转身到天宫交差去了。因为这座山上光秃秃的,没有树木和花草,雷火还没燃烧到半山腰,就自己熄灭了。

  阿里虽然被雷火击死了,但他死后不久,这座秃山的漫山遍野却长出了一片片的树木。人们都说,这些树木,是阿里被雷火击碎了的皮肉和头发变成的。

  那棵神木呢?据说就是老寿星的那根龙头拐杖所变成的。那两个仙女,见到这种情景,深受感动,她们核计了一下说:“阿里阿哥是为我俩和大伙而死的,他死后,皮肉头发都变成了树木,为人们造福。我们俩就变成花草,好给阿里阿哥做伴,也为人们造福。”

  从此以后,这座一无所有的秃山有了树木和花草,漫山遍野,树木郁郁葱葱,花草飘香。人们为了纪念这个舍己为人的好后生,就把这座山改名叫阿里山。

  阿里山,位于台湾省嘉义市东方75公里,地处海拔高度为2,216米,坐标为北纬23度31分,东经120度48分,东面靠近台湾最高峰玉山。由于山区气候温和,盛夏时依然清爽宜人,加上林木葱翠,是全台湾最理想的避暑胜地,是台湾省的著名旅游风景区。

  阿里山和玉山山脉与玉山公园相邻,平均气温为摄氏10.6度,夏季平均14.3度,冬季平均气温6.4度。阿里山森林游乐区西靠嘉南平原,北界云林、南投县,南接高雄、台南县,总计面积高达1400公顷。

  阿里山以五奇著称,即登山铁路、森林、云海、日出及晚霞。日出、云海、铁路、森林与晚霞合称为阿里山五奇,它们不但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风景,其声名更是远播海内外。

  阿里山下住着阿里和阿里嫂夫妻俩。他们有一个儿子叫阿沟。夫妻俩对儿子宝贝得要命,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天气冷了,用棉花包起像包粽子;天气热了,夫妻俩轮流替他打扇子到天亮。儿子渐渐长大了,能讲话、走路了。

  夫妻俩更加疼爱,乖乖,乖乖。不离口。儿子要吃什么,要玩什么,千方百计找来给他吃,给他玩,总怕儿子嘟一嘟嘴巴。

  有一天晚饭后,夫妻俩带着儿子在门外散步。月亮出来经过对面高山顶。儿子看见了,于是指着月亮说:爸爸,我要玩月亮,你上山顶摘下来给我玩。

  这下爸爸可不知如何是好了,他恳求地说:悬崖峭壁的高山,怎么能爬上去摘月亮呢?。儿子可不听这话,他身子摇了两摇就滚在地上大哭。过去,儿子一打滚,父母就只有千方百计满足他的要求,可现在这个摘月亮的要求把他爸爸难住了。

  妈妈慌忙拉起儿子,替他拍掉身上的泥,搂着儿子说:乖乖,莫滚莫哭,爸爸上山摘月亮给你。她转过头来恶狠狠地骂阿里:你呀,做什么老子呀,快上山去摘月亮给阿沟玩!。

  阿里无可奈何爬上山去,艰难地攀藤踩石爬呀爬呀,爬得汗流浃背,爬得手脚打颤。山下的儿子却在不断催促:快呀快呀,快摘月亮给我玩!。

  阿里爬到陡峭的山崖上,脚踏上了一块松石,连人带石骨碌碌滚下山脚,脑壳开了,手脚断了,血肉模糊像一堆烂南瓜。

  儿子阿沟也舞手踢脚地大哭起来,可他却不是在哭爸爸的死,是哭爸爸没有摘月亮下来:晤,晤,月亮,晤,爸爸不替我摘月亮,在这里躺着睡觉,晤唔唔……。妈妈也顺着儿子的心意,指着阿里骂道:你不摘月亮下来给阿沟玩,你该死!。

  埋葬了阿里以后,阿里嫂照样溺爱儿子,纵容几子。儿子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阿里嫂也年老了,被称作阿里婶了。

  她的儿子发展到又偷牛,又偷粮,还招集一帮坏人大搞绑架、杀人、放火。老百姓深受其害,于是组织起来打阿沟这帮坏蛋。

  阿沟带领一队坏蛋渡海去占领了南寮岛,把岛上的老百姓统统杀光。还经常乘船到台东、里、都兰,绑架百姓,抢掠财物,放火烧村,搞得天怒人怨。

  大家都来责备阿里婶:你呀,溺爱孩子,纵容孩子,现在害得我们老百姓家破人亡,不得安生,你呀,你不觉得难过吗?你有罪啊!。

  后来,那队坏蛋竟然抢到了阿里婶家,抢走了她的鸡、猪和粮食,还打伤了阿里婶。这时,阿里婶才醒悟过来。

  于是,她和老百姓一起向天祷告,请求玛祖婆除掉这个祸。天上飞下来一只高大的火鸡,脚根长,嘴下垂着红彤彤的皮肉,像一团火。

  它来到阿里婶家说:阿里婶,玛祖婆派我下来喷火球烧死南寮岛上的坏人,你同意吗?那里面可有你的儿子阿沟啊。阿里婶恨恨地说:阿沟不是我的儿子,烧吧,烧吧,烧光那一群坏蛋!。

  火鸡站在台东海岸的石崖上,拍拍翅膀,昂头长鸣一声,张开大口,哗哗哗,吐出大团的红火焰,一串串地飞向南寮岛,火在南寮岛上劈里巴啦燃烧起来,灰烟飞腾,火焰冲天。

  阿里婶和百姓一同大叫:烧呀,烧呀,烧死那一群坏蛋!火鸡口里的火球不断地喷过去,烧呀,烧呀,南寮岛上的坏蛋通通被烧成了焦炭,连石头也烧红了。阿里婶眼泪不滴一颗,只是连声呼喊:烧呀,烧呀,烧得好!烧得好!

  “绿岛”原名火烧岛(亦称鸡心屿或青仔屿),是一座位于台湾台东县外海、太平洋中的海岛,原先是原住民居住地,为台湾第四大附属岛,行政上属台东县绿岛乡。岛上居民以清朝中期从小琉球、东港移民而来的汉人(闽南民系)为主。

  绿岛位于台东东方约33公里的太平洋(菲律宾海)上,岛身呈不等边四角形,南北长约4公里,东西宽约3公里,面积约16平方公里,为台湾第四大外岛。

  岛内山丘纵横,最高点为火烧山,高度280米,东南临海处多为断崖,西南角是长达四公里多的平原沙滩。西北近海岸区地势低缓,为全岛主要聚落所在。

  而现今世界上已知最巨大且年纪最老的活珊瑚群体,耸立在绿岛南寮湾水深18米海底,俗称“大香菇头”或“钢盔”,是颗巨大的团块微孔珊瑚群体,高约10米,围宽31米。

  澳洲的大堡礁有围宽更巨大的活体珊瑚,但高度不及绿岛的大香菇。2016年9月18日,潜水教练俞明宏发现,“大香菇”在经历尼伯特、莫兰蒂两大台风的侵袭之下,无法承受强力的浪潮,导致活体珊瑚从底部断裂,倒在旁边的小型活体珊瑚块上。

  受到菲律宾海板块的挤压,绿岛正以每年八公分的速度旋转、移向台东,约五十万年后绿岛就会在台东市位置连接。

  日月潭美妙的故事。其二,很久很久以前,美丽的宝岛台湾住着一位勇敢的青年大尖和一位美丽的姑娘水社,他们相互爱慕,常常在大树下相会。突然有一天,太阳和月亮被一个神秘的怪影吞掉了,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黑暗。原来是两条住在黑水潭的妖龙偷走了太阳和月亮。大尖和水社决心救出太阳和月亮。他们跋山涉水,在小动物的帮助下,找到了可以制服妖龙的宝贝,杀死了妖龙,救出了太阳和月亮。为了保护太阳和月亮,他们守护在潭水边,使原来的黑水潭变得清澈美丽,人们便叫它日月潭。当我们正听得津津有味之时,游艇快到岸边,意犹未尽,这时,艇长简要的说:日月潭春夏秋冬,晨昏晴雨景色变幻无穷。尤其是秋天夜晚,湖面轻笼着薄雾,明月倒映湖中,景色更为佳丽动人。每年中秋圆月当空时,高山族的青年男女扛着又粗又长的竹竿,带着彩球,来到潭边跳起古老的民间舞蹈。他们重演着征服恶龙的民间故事,把太阳和月亮顶上天,让日月潭永远享有日月的光辉。听到这里,心想,如果有可能今年秋天再游日月潭。

  日月潭的传说也是非常丰富的,台湾的很多传说都有连续性,下面说到的日月潭的传说就与前面讲到的阿里山的传说有联系。

  日月潭最早叫水社湖。相传二百多年前,在阿里山中被阿巴里射伤的一对恶龙向北逃窜,来到水社村上空时,看到下面一潭清澈的碧水,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双双扎进湖中养起伤来。于是,人们就把水社村又叫龙湖。

  一天傍晚,太阳正从湖边经过。龙公一见红彤彤的太阳像个大绣球,伸出爪子就把太阳抓进了湖中。过了几个时辰,月亮又从湖边经过,龙母也伸出爪子把月亮抓进了湖中。从此, 天地漆黑一团,再也分不清白天和黑夜。猎户们打不到猎物了,农夫们种不了庄稼了,渔民们捕不到鱼虾了。阿巴里听说恶龙又在作恶,发誓一定要征服它们。他在玛祖婆的指点下,点燃火把。背上弯铁弓,插上金头箭,向水社村出发了。不知走了多少天,阿巴里来到了一条清水溪边,又宽又深的溪水挡住了他的去路,正当他望着茫茫的溪水发愁的时候,突然对面出现一团明亮的火光,火光处划来一只小渔舟,一个俏丽的姑娘站在船头正向他点头微笑。姑娘叫水社妹,是奉玛祖婆的命令来接他的。于是,阿巴里跳上小船过了小溪。当他俩来到龙湖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亮晶晶的东西,在湖水中忽上忽下地滚动着,这正是太阳和月亮,被两条恶龙含在口里一吞一吐地玩弄着。阿巴里从背上摘下弯铁弓,搭上金头箭,向着北边的水面上瞄了一会儿,又向南边的水面上瞄了一会儿,却不敢放箭。水社姑娘早已猜到了阿巴里的心思,知道他是怕射到恶龙以后,恶龙一疼会把太阳和月亮咬坏了。于是她急忙从怀中掏出两个亲手绣的绣球,一个扔向潭南,一个扔向潭北。两条恶龙一见那五颜六色的彩球,赶忙吐出了太阳和月亮,紧紧咬住了彩球不放。说时迟那时快,水社姑娘对着两条恶龙的眼睛,撤出了两把绣花针。恶龙被绣花针刺疼了眼,在水中直打滚。此时阿巴里拉响弓弦,两支金头箭一前一后直向两条恶龙的头上射去。两条恶龙大吼一声,驾着云雾逃到附近的一条清水溪里。这条台湾最长的清水溪,经过恶龙的翻腾,便成了浊水溪。

  阿里巴和水社姑娘连忙跑到潭边,捧起红彤彤的太阳和亮晶晶的月亮,使劲往天上抛。可是,抛来抛去总是往下掉。正在这时,玛祖婆驾着祥云飞来,告诉他俩玉山顶上有两棵棕桐树,能把太阳、月亮顶上去。阿巴里和水社妹又历尽千辛万苦,从玉山顶搬来了两棵棕桐树,终于在阴历八月十五那一天,把太阳和月亮顶上了天。阿巴里和水社妹,为了防备恶九再回潭里兴妖作祟,就双双手抱大棕桐树,守候在潭两旁。天长日久,阿巴里和水社妹变成了两座大山。阿巴里变的山又高又尖,直刺云天,人们称之为大尖山。水社妹变的山弯腰俯首,深情地凝视着碧潭,人们称之为水社山。后来,人们发现龙湖北半边形状像日轮,南半边形状似上弦的新月,于是,就把龙湖改名为日月潭。

  另外一个传说是这样的:古时候,大青溪边住着一对青年夫妇,男的叫大尖哥,女的叫水社妹。他们靠捕鱼为生。他们非常勤劳,织网捕鱼,做浮筒钓鱼,钻进深潭里的石岩底下摸鱼。日子过得很舒心。

  有一天,太阳像往常一样在天空中照耀着,他们钻进溪水中捕鱼。忽然,轰隆一声,大地震动了,河水也震动了,在水底下看不见东西了。他们急忙浮上水面,啊!太阳不见了,天地一片漆黑。

  到了晚上,月亮出来了,夫妻俩趁着月光,在大门口补鱼网。忽然又听到轰隆一声,地面上的石头和房子都跳动起来。月亮一瞬间就不见了。天地一片漆黑。从这天起,天上没有了太阳,也没有了月亮,天地间黑茫茫一片,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不久,田里的禾苗变得黄白黄白的,长不起来了。山上的树木也低垂着黄白黄白的叶子,萎萎缩缩。花不开了,鸟也不叫了。虫子都在哭泣,家家户户在唉声叹气。大尖哥坐在溪边瓮声瓮气地对水社妹说:“这种日子怎么过呀?”水社妹顺手抓了一块石头抑下溪水里说:“不光我们俩口子难过,所有人的日子都难过啊!”大尖哥说:“太阳月亮一定落到地上来了,我想去寻找它们,要回我们的光亮。”水社妹说:“好啊,让我们俩一起去吧!” 小夫妻俩拿起大火把就往大山深处走去。

  在路上他们看见一个妇女弓着背设精打采地在锄甘蔗地,地边烧起一堆柴火。水社妹间问:“请问,你为什么这样没精神呢?”这位妇女叹了一口气说:“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种了地也是白种,什么也长不出来呀!”大尖哥说:“你在这里好好锄地,我们去把月亮找回来!”

  他们又往前走看到了一个小伙子点着火把在放牛,懒懒地躺在地上不起身,还唉声叹气的。 大尖哥说:“请问,你为什么叹气呀?”小伙子看了看天说:“这还用问吗?太阳没有了,月亮没有了,牛没草吃,人也没法活了。” 水杜妹说:“你好好看牛吧,我们一定把太阳和月亮找回来。”

  他们继续往前走、走过了一座座山,一条条河,走过了一丛丛的深树密林。可是就是看不到太阳、月亮的影子。火把熄了,又点上,点上又熄了。终于有一天,他们走到一座大山上,望见远远的地方亮一阵黑一阵,黑一阵又亮一阵。小夫妻看到了希望,他们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太阳和月亮一定在那里了。”他们拿着火把连跳带跑地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在路上,他们看见一个老爹坐在草屋门口抱头唉声叹气。小夫妻走到老爹身旁,和他谈了起来。

  老爹爹说:‘前面不远,有个深深的大潭。潭里有两年恶龙,一条公龙,一条母龙。一天,太阳走过天空,公龙飞跃起来,一口吞食下肚。晚上,月亮走过天空,母龙也飞跃起来,一口吞食下肚。这一对恶龙,在潭里游来游去,把太阳和月亮一吐一吞,一碰一击地,像玩大珠球一样。你们看,潭里面不是一亮一黑吗?那就是它们只图自己好玩,却没想到千千万万的人没有太阳和月亮,日子过不下去呀!”大尖哥说:“老爹爹,我们打起火把,爬山过水,就是专门来夺回我们的太阳和月亮,让千千万万的人过好日子的。”老爹爹说:“恶龙凶猛得很,太阳和月亮都能吞下,你们一对小夫妻能行吗?”水社妹说:“相信我们,一定行的!您放心吧。”说完,小夫妻打起火把又朝前走去。

  走到大潭边了,看见两条大大的恶龙正在潭里吞吐太阳和月亮,碰得咚咚响。大尖哥和水社妹伏在潭边大石头上,观察两条恶龙的动静,并轻轻地商量着怎样杀死恶龙,怎样夺回太阳和月亮。恶龙的嘴巴大大的,只要舌头轻轻一伸,就可把他俩卷进嘴里。从力量上看,他们决不是恶龙的对手,怎么办呢?这时,大石岩下面冒出烟来。他们低头下望,大石岩下有个深深的岩洞,烟是从岩洞中飘出来的。大尖哥说:“这岩洞一定通到潭底恶龙住的地方,我们钻进去看看。” 洞里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并且有霉湿的泥土气味。他们走了很久很久,越往里走,洞越宽大。忽然,发现前面有火光,再走进去一看,啊!原来是一间厨房,一个白发婆婆在灶边煮饭呢。他们看到老婆婆慈眉善目,绝不会是坏人。大尖哥走过去问道:“老婆婆你好,你在这里煮饭呢?”老婆婆这才发现有两个年青人站在她的面前,她急忙放下锅铲,过去抓住他们的手说:“啊!孩子,我许久没有见到人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大尖哥说:“我们是在溪边捉鱼的一对夫妻。她叫水社,我叫大尖。老婆婆,你为什么在这里呀?”老婆婆摸了摸满头的白发,流下了眼泪,她说:“我年轻的时候,住在山腰上,一家人过着快快乐乐的日子。有一天,我正在后山上锄甘蔗地,忽然一阵狂风吹来,只见两条粗大的恶龙在半空中用尾巴向地上一卷,就把我卷到这个深深的山洞里。从此以后,我每天要替恶龙煮饭吃,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不晓得过了多少年,只知道自己头发全变白了,圆润润的脸庞变成了一张皱睑。”老婆婆讲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孩子!你们快出去吧!恶龙在潭里玩腻了,就会回洞里吃饭的,它们见到你们必然要一口吞下去。快走吧!” 大尖哥说:“恶龙吞食了太阳和月亮,地上的人们很难生活,我们特地来杀死恶龙,夺回我们的太阳和月亮。”老婆婆说:“孩子,这是好事,可是你们两个人怎能杀死恶龙呢?”水社妹说:“您好好想想,一定有办法!” 老婆婆想了想说:“我年轻时就被恶龙抓到这里为它们煮饭吃了。有一次,我曾听到过公龙和母龙在吃饭时候的谈话。母龙骄傲地说: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龙啊!公龙说:我们就怕阿里山底的金斧头和金剪刀。若是有人把金斧头和金剪丢下潭里,金斧头会自动地劈开我们的脑壳,金剪刀会自动剪断我们的喉咙。那我们就完蛋了。母龙慌了起来,说:我们赶快去把它们毁掉吧!公龙说:不要紧,它们埋在深深的山底,没有人晓得。就是晓得了也没本事挖得出来呀!孩子,你们要想杀死恶龙,夺回太阳和月亮,只有到阿里山脚挖出金斧头和金剪刀才行。”

  大尖哥说:“老婆婆,我们一定能挖出金斧头和金剪刀。等我们杀死恶龙,再来接你。” 老婆婆给他们一把大锅铲,一把大火叉说:‘这是龙的东西,你们拿去挖山吧,大概会比锄头好用。”他们到了阿里山脚。大尖哥用火杈凿地,水社殊用锅铲挖土。不晓得过了多少日子,在山脚底下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大洞。忽然洞里轰隆一声放出了红光,金斧头和金剪刀出现了,小夫妻好欢喜啊!

  他们紧跑慢跑,一直朝恶龙住的大潭跑去。恰好公龙母龙又在潭里游来游去,把太阳和月亮吐出吞进、一碰一击的。大尖哥站在潭边大岩石上把金斧头丢下潭去。只听见“空隆。空隆”的声音,两条恶龙在潭底翻翻滚滚,浪花掀起几丈高。忽然,两条龙满头是血地伸了出来,要向天空飞去。水社妹急忙把金剪刀丢下潭去。只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恶龙的头沉下潭里去。一会儿,潭水平静了,一对恶龙直挺挺地躺在潭底,颈上冒着鲜血,把潭水也染红了。

  太阳和月亮圆滚滚地从恶龙的口里滚了出来,在潭里一浮一沉的,好光亮啊!大尖哥、水社妹还有老婆婆站在潭边大岩石上拍手大笑。大尖哥看着浮在水面上的太阳和月亮说:“恶龙是杀死了,可是太阳和月亮还是沉在潭里也没有用呀。怎么使它们挂到天上去呢?”老婆婆想了一想说:“我听老前辈说,人吃了龙的眼珠,就会变得又高又大。你们取来吃了,把太阳月亮抛上天去吧。”大尖哥摘下公龙的两颗眼珠,一口吞下肚。水社妹摘下母龙的两颗眼珠,也一口吞下肚。忽然,他们变成又高又大的人,站在深潭里像两座高山。他们捧起太阳往天上抛。太阳在半空中飘了一会儿,又落下潭里。抛了三次,落了三次。老婆婆站在潭边大声喊:“孩子,潭边有两棵高大的棕桐树,拔来托太阳上天好啦!”两夫妻伸手到潭边,各人拔了一棵几十丈高的棕桐树。夫妻俩抬起太阳用劲抛上天空,他们急忙用棕桐树向上托着,一冲一冲的。这样,整整冲了三天,把太阳冲上天空去了。

  太阳红彤彤的,像以前一样,在天空行走。地上的花草树木都活了,人们也笑了。他们又抬起月亮用劲抛向天空。他们还是用棕桐树向上托着,一冲一冲的,整整冲了一天。当太阳走往西边的时候,月亮上了天空。

  晚上月亮明晃晃的,照旧在天上行走。地上的人们在月光下欢快地拍手,唱歌,跳舞。 大尖哥和水社妹却爬上大潭边守着恶龙,不让它们活转过来;守着太阳和月亮,让人们过着平安祥和的日子。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后来人们把这个潭就叫了日月潭,把日月潭两边的大山叫大尖山和水社山。们非常想念为民除害的大尖哥和水社姐。为了纪念他们,每年秋天,人们便穿起美丽的衣服,拿起竹竿和彩球来到日月潭边。他们学着大尖哥和水社妹的样子,把球抛向天空,然后用竹竿向上冲击,不让球落地。后来,这种玩法被叫做“托球舞”。

  日月潭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古时候,日月潭没有潭水,是一片旱地。那时候,太阳和月亮是姐妹俩,住在天上的日月宫里。天神让她们在一天的时间里分开在天上走,用她们身上的光亮照亮人间大地,为人们造福。太阳是姐姐,长得大,照在地上的光亮多,看到人间的景物也非常清楚。连花草树木的颜色也看得清清楚楚,每天都很开心;而月亮是妹妹,长得小,照在地上的光亮少,看到人间景物也就非常模糊,连花草树木的颜色也看不出来,苦闷极了。所以,月亮经常偷偷摸摸地背着天神和太阳一起出来在天上行走,借着太阳身上的光亮观赏人间的景色,也开心极了。

  有一天,月亮又偷偷跟着太阳在天上走,不料被天神发现了。天神责怪她们违犯了天现,一怒之下,搬起一座大山,向太阳、月亮砸去,大山落在地上,把太阳、月亮压在山底下。人间没有了太阳和月亮的光亮,人们可怎么活呀!

  在台湾岛北部的一个山寨里,住着一对十分恩爱的年轻夫妻,男的叫水银,女的叫社兰。他们发现没有了太阳和月亮,心里非常着急,眼看着村寨冻死饿死了那么多人,他们决心要找回太阳和月亮。但是他们的家中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妈妈。为了找回太阳和月亮,水银决定拿着火铲去挖太阳和月亮,留社兰在家里照顾老妈妈。

  水银走后,社兰在家精心照顾老妈妈,把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给老妈妈吃。可是后来,老妈妈再也受不住冻俄,还是死去了。社兰伤心地把老妈妈安葬后,她也赶到山下要和丈夫一起挖太阳月亮。可是,当她来到山上一看,山顶上挖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大泥坑,水银已经累死在大泥坑里了。社兰伤心不已,她跳进大泥坑里,把水银的尸首紧紧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滴在大土坑里。不知哭了多长时间,渐渐地大土坑里滴满了她的泪水,形成一湾碧潭。社兰再也哭不出来了,她和水银的尸体紧紧抱在一起,静静地躺着。潭水慢慢地把这座山山肚里的岩石和泥土渗透了,有些松软了。太阳和月亮呆在山底下正透不过气来,它们用力供了一下,松软的岩石和泥土松动了。太阳的力气大,先从水银和杜兰的尸首的东北面钻了出来,升到空中,在潭里留下一个圆圆的窟窿;月亮力气小,等太阳在天上从东边走到西边,天黑下来时,才好不容易从水银和社兰的尸首的西南面钻出来,升到空中,在潭里留下了一个月芽状的窟窿。从此以后,太阳和月亮再也不敢一起在天上行走了。人间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人们又过上了丰衣足食的日子。

  为了纪念水银和社兰,人们就把这湾潭水叫成水社湖,把他们变成的那座岛叫做水社岛,而这座山附近的村落就叫做水社村。这座山上的潭水慢慢渗进太阳和月亮留下的那两个不同形状的窟窿里,形成两湾不同形状潭水,这就是日月潭了。热心网友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kehuandeminjiangushi/135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