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ymwears.cn

哪些名人有一些非常有趣的小故事?

  鲁迅:“我的朋友中有一个古怪的人,一有了钱就喝酒用光,没有了钱就到寺里老老实实过活。”

  鲁迅先生口中的朋友就是苏曼殊,原名戬,字子谷,学名元瑛(亦作玄瑛),法名博经,法号曼殊,笔名印禅、苏湜,近代作家、翻译家、诗人、艺术家、僧人。

  他能诗善画,精通日文、梵文、英文,是第一个将拜伦和雪莱翻译到中国的人,他写的《断鸿零雁记》,被誉为“民国初年第一部成功之作”,他和陈独秀、章士钊共事,和蒋介石做邻居,更关键的是……

  他曾经在车站看见美女搭车,兴冲冲的跑过去搭讪,但是车走了,他人没到,一着急就跌倒在地,两颗门牙被没了,因此,后来经常被朋友讥笑是“无耻之徒。”果然文人都是段子手。

  苏曼殊曾经有一个爱他他也爱的女人,就因为他觉得人间嫁娶不属于他,他就离开了。

  后来日本求学,与一个女孩一见钟情,但对方父母不同意,女孩跳海自杀,苏曼殊自此发誓,一辈子远离爱情。

  然后,一边做着僧人,一边经常出没于烟花巷柳,因为他只做精神恋爱,不和女子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陈独秀夸奖他“像曼殊这样清白的人,真是不可多得了。”

  虽然他在红尘脂粉里打滚,但他偶尔也会问章太炎:小孩是从哪来的?也会说:书上说男女结合才能生子,可我却见过家乡一个女人,丈夫外出三年,她照样生了孩子,这是不是说女人没有男人也可以生孩子。

  他去朋友易白沙家玩,一顿饭吃了一碗炒面,两盘虾,十个春卷,两大把糖。易白沙以为他在路上饿着了,就请他明天来吃,苏曼殊说:不行了,今天吃多了,明天会生病的,后天肯定起不来,所以,大后天我再来。

  画家柳亚子送了他20个芋头饼,他一晚上全吃完了,第二天肚子疼的起不来,便写信给柳亚子,落款“写于红烧牛肉鸡片黄鱼之畔”。

  后来因为贪吃落病,1918年死于上海,享年35岁,死后在他的枕头底下搜出了很多糖炒栗子。

  唐朝的诗人热衷于组 CP,比如,就因刘禹锡与白居易的那场唱和,他们二人被并称为「刘白」。

  他从没见过那样张扬、恣意、笑得那么肆无忌惮的男子,骑着马在朱雀大街招摇过市,好似铺天盖地的阳光都融进了他的笑眼里。

  白居易得知,那男子叫元稹,字微之,即将与自己成为同事,一起在秘书省任校书郎。

  他们一个清风明月,一个傲雪凌霜,性格天差地别,可二人交谈之下,却成为了彼此的灵魂伴侣,懂得对方未曾说出口的下半句。

  他们都是敏感的人,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对方眼底的忧伤,一样的眸子里捆绑着旁人无法触碰的过往。

  他们一个失去了湘灵,一个失去了崔莺莺,同样的所爱隔山海,同样的山海不可平,于是,这两个人干脆上演了一出封建主义兄弟情。

  如果说,后来的白居易失去了爱情,也在仕途上失了意,那么他唯一的灵魂寄托,便是挚友元稹。

  《唐才子传》里描述他们:虽骨肉未至,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

  就在他们当了两年校书郎后,两个人都嫌位卑职微,不能一展胸中抱负,于是约定再去考制举。

  制举考的是策论,也就是对时政的看法,二人凭借在秘书省阅遍群书的经验,一同探讨国家大事,并且把他们二人的政治主张撰写成册,名曰《策林》。

  在闲暇的时候,他们又一同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晚上同床共枕,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梦乡……

  两个人你侬我侬、形影不离,后来双双过了制举考试,白居易还是万年老四,而元稹则一举夺魁,成了全长安城最靓的仔儿。

  考试结束后的两个人,难得放飞自我,登塔郊游、寻花问柳,在青楼楚馆的嬉闹中,白居易向元稹劝酒,元稹打趣道: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呃……这话也太赤裸裸了吧,你要这么说,那你们这对儿 CP 我不站都不好意思了。

  元稹由于是第一名,从一开始就在中央担任左拾遗,而白居易则被外放为周至县尉,几年后才调到中央,得以和他的元稹同列为官。

  在元和初年,他们二人联手发起了文学史上浩浩荡荡的新乐府运动,还在朝堂之上针砭时弊、仗义执言,成了一对儿同进同退的谏官双子星。

  十大大将之首的粟裕将军,夫人楚青曾经是名媛望族。解放上海后,粟裕和他夫人在街上走着,粟裕忽然大声说,这家咖啡厅一定不错,楚青很是惊奇,以为粟裕将军很懂情调,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啊,粟裕说,如果在这个咖啡厅上架几架机枪,可以封锁整个街道。

  有一天,张作霖外出遛早,刚走到一个拐弯处,突然传来一声吆喝:“卖包子啦!”张大帅吓了一跳,不禁暴怒:“给我抓起来,毙掉!

  9579/answer/227861827?utm_source=wechat_timeline&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ge13_2&utm_division=ge13_3

  2009年6月28日,霍金举办了一场“神秘的”聚会。这场聚会的目的是为了证明他1992年提出的猜想,即人类穿越回过去是不可能的。这次聚会向所有公众开放,霍金准备了各种美味佳肴,不过他在这天过完了之后才公布他举办了这么一次聚会。

  他说如果人类可以穿越到过去,那些得知消息的未来人就会来参加他的聚会,如果不能来,证明他的猜想是正确的。

  当然,最后没有人来参加他的聚会。所以,你觉得这能证明他的猜想吗?( ̄︶ ̄)

  当时在wikipedia上看到这段真的觉得这是科学家才会干出来的事情,又浪漫又充满书呆子气。要知道霍金当时都快70岁啦(✿◡‿◡)

  还有一件事也体现了霍老爷子的可爱。2015年,当时大热的“小鲜肉”Zayn Malik宣布退出One Direction,无数粉丝为之心碎。在霍金参加一次活动时,就有姑娘问她这会产生怎样的宇宙效应。结果霍金回答说:

  真是又圆满安慰了少女粉丝,同时又为物理宣传了一把。更别说他经常在《生活大爆炸》中客串。有一集里,Howard做了一个以霍金为原型的机器人,周围人都觉得特别low。其实我也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尊重这位科学家。但是没想到,最后霍金又双叒叕出境了,还说他觉得这一点都不low。科学家的胸怀果然够大。

  我觉得,科学家就跟普通人一样,科学家只是他们无数身份中的一个(可以认为是他们的职业吗?我不大肯定)。就像我们每一个人可以是医生、作家、记者……每一层身份会带给我们一些特点。而科学家的身份带来的群体性特点可能就是比较理性、逻辑性强、注重结果等等。但具体每一个特定的人,个性特点不可能完全一样。最后放张霍金小时候的萌照。

  作为史上第一位在活的时候就看到自己作品进了卢浮宫的作家, 朋友去他家做客时看到很多其他人的作品,深感奇怪,他解释道:我的作品 都买不起啦。

  为什么呢?因为支票上面都是有Picasso的签名啊, 那可都是钱呢, 大家不愿意为了一点点钱去兑账,纷纷收藏。

  当然有一次他去了一个餐馆,在纸巾上画了一幅画,依照惯例,这个就可以用来付钱了。

  钱钟书和杨绛都很喜欢猫,解放后,他们住在清华,养过一只很聪明的猫。小猫长大了,半夜爱和别的猫打架。钱钟书特别备了一枝长竹竿,倚在门口,不管多冷的天,听见猫儿叫闹,他就急忙从热被窝里出来,拿了竹竿,赶出去帮自己的猫打架。

  当时,钱、杨夫妇与清华建筑系教授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是邻居,钱家的猫与林徽因的猫是最爱争风头的“情敌”,钱钟书如果看见自己的猫被林女士的猫欺负了,丝毫不客气,总要用竹竿教训“对手”。

  林徽因也非常宝贝她的猫,说那只小黑猫是她一家人“爱的焦点”,任它淘气也一味护着,没人舍得打一下。杨绛说:“我怕钟书为猫而伤了两家和气,引用他自己的话说:‘打狗要看主人面,那么,打猫要看主妇面了!’”

  开学日更新发的语文选修课本封面居然就是老爷子画的朱竹哇,表示爱死人教版的语文书(≧▽≦)!

  启功。老先生作为书法匠堪称高山仰止。其实先生年轻时最先是习画,一次有人请先生画一幅红莲,先生画完后正欲署名,委托者却道会另请他人题字。先生知是自己的字被嫌弃了,自此勤加研习,终成大家。

  其实先生在生活中极为可爱。“燕园三老”之一的张中行曾与启功、金克木合著《说八股》一书,他在《〈说八股〉补微》中提到:“启功先生的为人,从头到脚,从言谈到举止,都是充满风趣的。”

  启功先生与一位朋友到无锡游览,朋友用高价买了条丝绸内裤,并对先生说:“虽然很贵,但穿着真舒服,真轻便,穿上就跟没穿一样。”先生应声说:“我不花钱也能得到这样的效果。”

  还有一则故事流传甚广,说启功因身体欠安在家养病,但探视者往来不绝,先生不胜其烦,便在门上写了一张纸条:“大熊猫病了,谢绝参观!”其实这张纸条根本不是启功所写,他曾对友人辟谣说:“我还有自知之明,哪敢自称国宝呢?其实,我写的是这么四句话:启功冬眠、谢绝参观、敲门推户、罚一元钱。”老先生有多可爱呢?早上八点半一位友人去启先生处,见先生坐在单人沙发上,正在吃早点。脚上没有穿袜子,脚腕显然有些肿,见友人进来,慢慢举起手招呼。友人问先生的脚,先生说:“呀,我会发酵啦。”先生极具童心,最喜欢小孩子,耄耋之年仍爱收藏毛绒玩具,看《猫和老鼠》。据说他家里有一个柜子,里面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里面还贴了张纸条:“只准看不准动!”据描述,“玩具们被摆放得很整齐,一排排的,有站着的、坐着的;有脸朝外的,有仰头朝上的……有的个头特别大,比如毛绒熊猫,大布娃娃什么的,玻璃柜里放不下,就摆在柜子外面的高台上或堆在宣纸堆上。不仅如此,连墙上挂的照片,都是启功先生抱着布蛤蟆照的,尺寸放得很大。”有一次两个研究生到家里给启功先生交学位论文,启功先生看完后很满意,说:“行了,你们俩任务完成了,给你们一个毛绒玩具吧!”就一人给他们一个玩具。

  “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这是先生任副教授时为自己题的墓志铭。“博不精,专不透”是作者的谦抑。左边半瘫,划为,则是实录。“皮欠厚”,是反讽。当时先生丧妻不久,但无后,孑然孤身终老。自“面微圆”至“渐相凑”又是实录。“计生平,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应是自嘲自贬自损。老爷子真的是这世间极好的人,不仅“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德艺皆绝,还能如此童真可爱,一颗慈悲心悯世又悯人,想来举世无二。

  美国诗人惠特曼,写《草叶集》的,他是浪漫主义诗人,诗歌在美国也算是脍炙人口,即使是在中国,可能也有不少人知道“船长、我的船长”或者“我歌唱那带电的肉体”,后面这句还成了布拉德伯利一篇著名科幻小说的名字。

  我们知道,文人墨客都比较注重所谓临终遗言,他们的学生或者友人也希望他们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留下深远影响,比如歌德最后的话就被修(cuan)正(gai)成“请给我光”。但是惠特曼的临终遗言是无论如何都改不好的,也算是这个真性情的人的毫不作伪的表现了:

  “扶我起来,我要拉屎……”Hold me up, I want to shit...

  我拍那个‘还有谁”的片段的时候,周星驰跟我说你就从那个警察局的楼梯上走下来,就在我被砍之前把警察局砸了,从那个楼梯上走下来,这个镜头就完了。完了有一句台词,那些警察在看,说看什么看,没见过那么帅的老大。

  就那么一句台词拍了五六遍,老是因为各种群众演员的原因没弄好。拍了七八遍以后,精力不集中,说开始,我从楼梯上走下来,我一边走一边说看什么看没见过那么帅的导演。结果周星驰特别严肃的过来,拉住我的手说,‘咱不能把心里线;

  “我们一直在讨论周星驰到底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我记得有一次在杭州,我说你是实力派演员,他马上就跟我翻脸了,急了,他说‘你是认为我长的很难看吗?’我说那你是偶像派演员,他也很不高兴,他说‘你认为我没有演技吗?’我说‘那你到底是什么呢?’他想了半天说应该是两个偶像派加一个实力派,但是这次我给他做演员,他给我做导演之后,我觉得他不用再为这件事苦恼了。我今天告诉星驰,你是偶像派演员、实力派导演。”)

  周星驰一听立马明白了小刚子的意思。为了维护自己的前女友,周星驰站起身快步跑出去,跑到了大门口并用手比划着对冯小刚说:“有那么美。”

  小刚子又问:“那舒淇漂亮吗吗?”,刚回到冯小刚身边的周星驰又快步跑出去,跑到大门口也没停下,一直跑到对面的街上对冯小刚远远地招手,接着跑回来对他说:“有那么美。”

  1.作家郁达夫有一次和妻子看电影,被妻子发现他从自己鞋底搂出一些钱,她妻子很疑惑,问他为何要在鞋底放钱。他解释说,刚出道的时候很清苦,没几个钱,现在稍有名气了,要把钱这个欺压了他多年的玩意踩在脚底下出气,他妻子顿时和他一起感慨起来。作家就是作家,连藏个私房钱被发现了都这么振振有词的。

  2.王赓和陆小曼结婚时,女傧相有九人,徐志摩是男傧相之一。后来王陆离婚,陆小曼改嫁徐志摩,两人结婚时,王赓又成了男傧相。

  3.冰心和吴文藻结婚后,吴文藻把一张冰心的照片摆在书桌上。冰心问:“你真的是每天要看一眼呢,还只是一件摆设?”吴笑道:“我当然每天都要看了。”某日趁吴去上课,冰心把相框里的自己换上阮玲玉,过了几天,吴文藻也没反应。后来还是冰心提醒吴文藻:“你看桌上的相片是谁的?”

  1的出处已经不记得了,2和3是在刘仰东《去趟民国》书中看到,这本书主要讲的是民国期间名人的私人生活,一本关于名人八卦的书,用来打发时间当枕边书看还是挺有意思的。书长这样↓

  金圣叹临死之时,叫来狱卒说“有要事相告”。狱卒以为大师会透露出传世宝物的秘密或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拿来笔墨伺候大师。但没想到大师的“临终要事”竟然还是幽默。金圣叹指着狱卒给的饭菜说:“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火腿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这也是大师最后一句被记录下来的话。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kehuandemingrengushi/115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